埃塞俄比亚与索马里的血腥战争撕裂非洲之角

欧加登战争期间的西索马里解放阵线日,位于“非洲之角”的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这对老冤家再次兵戎相见,几天来战火不断扩大。人们不由得担心,30年前埃索欧加登战争的悲剧将会重演。在那场战争中,这两个国家为了争夺传说中的石油产地拼得你死我活,酿成了当代非洲史上的一大惨剧。

上世纪70年代的埃塞俄比亚早已不是过去两度战胜意大利殖民者的“非洲雄狮”了,北部提格雷省和厄立特里亚省的叛乱消耗了这个国度将近80%的税收,约6成的百姓处于严重饥饿状态。1974年,德高望重的海尔·塞拉西皇帝被政变推翻,然后被秘密处决,埃塞俄比亚国内陷入混乱。

屋漏偏逢连阴雨,动荡中的埃塞俄比亚偏又碰上一个野心勃勃的邻居——索马里独裁者西亚德·巴雷,这个满脑子“大索马里主义”的牧民后裔在1969年政变上台后投靠苏联,鼓吹“所有索马里人生活在一个家园中”,在他心目中,埃塞南部的欧加登省、吉布提乃至肯尼亚北部都应该归并到索马里,他还单方面宣布居住在上述地区的索马里族人都是索马里公民,这等于变相对周边三国提出领土要求。不过巴雷是个欺软怕硬的独裁者,因为肯尼亚和吉布提分别受到英法保护,于是他把目光放到了埃塞的欧加登地区。

“欧加登”在索马里语中的意思是“灼热的土地”,这片平均海拔约500米的高原大部分是荒漠,居民以游牧的索马里人居多。1973年,瑞典石油公司宣称在欧加登发现了丰富的轻质石油和天然气资源,这更刺激了巴雷的欲望。1974年,巴雷趁埃塞国内动乱之际,扶植欧加登的索马里族成立“西索马里解放阵线”(以下简称“西索解”),大搞分裂活动。1975年底,西索解已成为一支拥有5万人的强大武装,几乎占到欧加登人口的10%。

巴雷为何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干涉号称“非洲雄狮”的埃塞内政?原来,1974年埃塞军政府上台后,失去了美国的军事和经济援助,这使得曾威震非洲的埃塞军队因失去技术支持而陷入瘫痪,同时埃塞军政府对皇家军队进行了大清洗,空军和陆军绝大部分高级军官都被机枪扫射屠杀,几乎所有的飞行员都被处死。与之相比,巴雷则通过与苏联结盟,换回大量苏军顾问和苏制军火,索马里小艾迪德后来仅索马里空军就在一夜之间得到40架米格-21战斗机、10架伊尔-28轰炸机,巴沙姆以至于出现“机比人多”的情况,索马里不得不花钱招募南也门、埃及和巴基斯坦飞行员来驾驶飞机。巴雷相信,被动乱糟蹋殆尽的埃塞军队不可能挡住西索解的进攻,欧加登高原与索马里合并已是为期不远的事了。

1977年7月13日,西索解向埃塞南部城市戈德城发起猛攻,巴雷命令索空军出动支援,埃索欧加登战争正式爆发。25日,孤立无援的戈德城沦陷,欧加登60%的土地已在索马里的控制下,兴奋的西索解成员在城里大肆劫掠,并当着一些西方记者的面把埃塞士兵的头颅砍下。

严重的外患使埃塞人认识到必须重新团结起来保卫欧加登。埃塞领导人门格斯图上校及时阻止了手下人的清洗行动,把所剩无几的前皇家军队军官放回军营。他还顶住压力与以色列达成协议,允许埃塞境内的犹太人移民以色列,交换条件是以色列派出飞行员帮他驾驶美制战斗机,夺回欧加登的制空权。经过这些以色列雇佣军的努力,索马里空军暂时从欧加登的天空消失了,但埃塞陆军却抵挡不住西索解和索马里陆军的联合进攻,9月9日,连接欧加登与埃塞腹地的重镇季季加失守。门格斯图后来回忆说,当时他几乎绝望了。

面对危局,门格斯图采取了釜底抽薪之计,主动向索马里人的“后台”苏联示好,表示将允许苏联在埃塞设立军事基地、驱逐美国军事代表团。门格斯图没有算错,苏共中央总书记勃列日涅夫很快便邀请他访问莫斯科,双方随即签署了一揽子军事合作协议,苏联不仅向埃塞提供军事顾问和武器装备,还推荐古巴向埃塞派兵,“支援埃塞人民的革命”。

得知消息后,索马里政府一怒之下将国内的6000名苏联顾问全部驱逐出境,但这一鲁莽举动反而加剧了自己的困境,苏联迅速将其中的1500人调到埃塞,这些人对索马里军队知根知底,轻松地指挥着埃塞军队收拾了自己的“索马里学生”。

研究这段历史的英国学者汤姆·库柏说,苏联之所以抛弃巴雷而选择门格斯图,真正原因就在于埃塞是传统的非洲强国,作为历史上唯一用武装斗争保持独立的非洲国家,它的影响力远超索马里。

欧加登战争进行到1977年10月份后突然间沉寂下来,因为雨季来临,两军陷入僵持状态。苏联本想借此“不战不和”的局面同时把埃索两国玩弄于股掌之间,但门格斯图不吃这一套,他暗示苏联驻埃塞大使沃洛瓦宁,如果苏联想两面讨好,他会毫不犹豫地脱离苏联的怀抱。

为确保对埃塞的影响,勃列日涅夫下令支援埃塞俄比亚的“正义事业”,并特别强调支援行动要大张旗鼓地干,向北约展示“苏联无可比拟的战略打击能力”。1977年11月25日,苏联开始向埃塞大规模空运物资,当天夜里,至少225架运输机从苏联飞抵埃塞,卸下足够装备3个师的坦克、步兵战车、火箭炮以及大量战斗机和武装直升机,负责操作这些装备的人员也从古巴飞来。接下来的两个星期,埃塞首都的亚的斯亚贝巴机场平均每20分钟就有一架苏联运输机降落。为保证空运的指挥联络,苏联还专门发射了一颗卫星。

索马里人立即就意识到胜利的希望已离他们而去了。巴雷不得不宣布全国进入战争状态,开始动员预备役,并向几个月前还被自己痛骂为“流氓强盗之邦”的美国求援,巴雷一口气拿出3个军事基地来吸引美国人的注意。但处于“全球战略防御阶段”的美国反应相当迟钝,只有一些涂上埃及军徽的美国运输机运来1500吨军火和报废的军服钢盔,安抚索马里政权。

索马里人的灾难终于在1978年3月5日降临,苏联将军佩特罗夫指挥12万埃塞陆军向季季加发起了立体联合攻势。索军守将正是后来在1991年同美军作对的民兵头领艾迪德,他按照古老的习俗,组织起火线督战队,把机枪架在索马里士兵后面,就地处决逃兵,这才勉强挡住了埃塞军的攻势。但佩特罗夫随后用苏军王牌部队第76空降师在季季加以东20公里处实施了战略空降。索马里士兵诧异地看到,大量“肤色白皙的埃塞士兵”在自己背后发起进攻,许多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就被苏联伞兵送上西天。

对“白皮肤的埃塞伞兵”的恐慌使艾迪德的防线顷刻间荡然无存,索马里守军争相逃向本国边境,艾迪德也被自己的卫队架上吉普车仓皇出逃。到4月7日,季季加的索军被彻底消灭,约3000名索马里士兵战死沙场,只有艾迪德等少数人侥幸逃回国。佩特罗夫指挥的埃塞军队仅用了7天就收复了全部失地,但苏联人制止了埃塞军队的进一步行动,不允许他们跨过边界。欧加登战争至此基本结束。

在这场战争中,索马里有8000名正规军士兵战死,占陆军总数的1/3,至于民兵的伤亡更是难以计算。这场战争的失败宣告了巴雷的“大索马里”梦想的破灭,他不得不宣布放弃对邻国的领土要求。西方学者估计,两国共阵亡15万人,战争损失高达550亿美元,一些学者认为这是20世纪发生在非洲大陆上最惨烈的战争。然而,埃塞也不是这场战争的赢家,尽管它保住了欧加登高原,但却加剧了国内的动荡。最后还要提及一点,当年刺激索马里人野心的欧加登油田和天然气田,各国专家勘探到今天也没有任何发现。(环球时报)

马伦戈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